• 返回: 一世符仙

    第三百八十五章 劲儿真大

        时间一晃,又是三天的时间,季辽在炼丹室里拿着新炼制的辟谷丹仔细的看着,发现这辟谷丹上仍旧有着三个黑点。

        他眉头皱成了一个疙瘩,想不通到底是什么东西,又因为什么才有这三个黑点。

        片刻后,季辽长叹了一声,轻声说道,“哎,应该出去看看,我那几个徒弟和鼻涕狼吃了这丹药怎么样了。”

        说罢,他起身走出了炼丹室。

        一路行至符仙宫前殿,不消片刻,陈雪娥便马上袅袅婷婷的走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“老祖,您出关了!”陈雪娥到了季辽身旁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嗯!”季辽淡淡点头,扫了一眼陈雪娥的小屋,问道,“晓柔呢?”

        “她正睡午觉呢!”陈雪娥嫣然一笑。

        “嗯,鼻涕狼你知道去哪了么?对了志鸿他们吃了我的丹药可曾告诉你我那丹药的效果怎么样?”季辽随即又再次问道。

        陈雪娥闻言脸上便是露出一抹古怪的神色,双颊上竟是有了几分羞红。

        季辽看陈雪娥这幅扭捏的样子,心中狐疑,开口问道,“怎么了?难道出问题了?”

        “大的问题倒没有...只是....”陈雪娥听了这话,刚想说些什么又止住了,吞吐着回道。

        “只是怎么了?”

        “狼爷在后山,您自己去看吧。”

        季辽眼眸一动,也不再多问,回身便向着后山走去。

        吱呀一声,后山的大门随之打开。

        季辽四下一扫,发现后山没什么变化,依旧如以往一般,看了几眼季辽眉头一挑,并没发现鼻涕狼的身影。

        “嗯?这头蠢狼又去哪了?”季辽嘟囔了一句,正直他想翻身走回符仙宫的时候,突然一个撕心裂肺的嘶吼在后山里传了上来。

        “嗯...嗯...我的妈呀....嗯嗯....嗷...嗷...爽了....爽了....。”

        季辽一听这个声音脚步一顿,又转了回来,看向鼻涕狼那木楼。

        思索了片刻,脚步一动便向着那里走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鼻涕狼这个木楼总的来说就是大,外表看着大,里面的空间也大,几乎没什么别的装饰,季辽没兴趣观看这些,一路穿过木楼,到了木楼的后门。

        一把推开后门,迎面就是一股恶臭扑面而来,然后便是嘭嘭嘭的几声响亮且又震耳的响屁声。

        “咦...”

        季辽嫌弃的咦了一声,连忙捏住了鼻子。

        凝眼一看,就见鼻涕狼正呲牙咧嘴,面目狰狞的蹲在悬崖的峭壁上。

        “老..老大....诶呦呦...

        彭彭彭...不行了,不行了,拉死我了!”鼻涕狼见季辽过来,也没做别的动作,话都没说全。

        “你怎么这个样子?”季辽捏着鼻子走到鼻涕狼身前,仰头问道。

        鼻涕狼一脸哀怨的看着季辽,“还不是你给我吃的辟谷丹,从吃了之后,我就一直拉到现在...哎呦,不行不行又来了。”

        季辽连忙向后跃了一步。

        随着一阵不堪入耳的声音响过之后,鼻涕狼再次痛快的呻吟了一声。

        “啊....太爽了...。”

        看着鼻涕狼这个样子,季辽捏着鼻子皱着眉头,回想着自己炼制辟谷丹的过程,觉得没什么错的地方啊,这吃了怎么会拉肚子呢,况且,灵谷和欲阳花都是灵物,就算药效不够,总也不会有什么坏处吧。

        鼻涕狼面目狰狞,看着季辽皱眉,张嘴问道,“老...老大...你找我干嘛,我告诉你,我这回可哪也去不了了。”

        季辽点点头,又向鼻涕狼走了过去,在储物袋上一拍,取出一个玉瓶,微微一倒,九枚丹药咕噜噜的滚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“这是我新炼制的丹药,你尝尝!”季辽手捧着丹药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老..老大..我...我这劲儿还没过呢,你..你还让我吃啊你!”鼻涕狼瞪着眼睛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放心吧,这次我可是精心炼制过的,绝对比上一炉丹药要好,说不定你吃了它,拉肚子就止住了。”

        鼻涕狼大眼珠子转了转,想了想,“好吧,我就再信你一次。”

        说罢,舌头一卷,把季辽手里的丹药给吃了进去。

        季辽点点头,捏着鼻子问道,“味道怎么样?”

        鼻涕狼吧唧吧唧嘴,“还..还是有点糊味儿...只不过这次....诶,不行又来了。”

        嘭嘭嘭...。

        季辽连忙又向后退了出去,看鼻涕狼这幅模样,无奈摇摇头,“待过些时日,你再来找我,告诉我药效如何!”

        “嗯...嗯.....”鼻涕狼嘶吼。

        季辽退出了后山,径直又向着炼丹室走去。

        他盘坐于炼丹室的半空,拿着一枚玉简贴在眉心,正是大道子给他的那个有关药理的玉简。

        许久后,季辽取下玉简,眸中仍旧迷茫,他口中低语,“不应该啊,这按照这上面介绍,就算辟谷丹在怎么不对劲,也不会吃了后拉肚子啊。”

        抬手在储物袋上一拍,那个装着灵谷的布袋子便出现在他手里,看了一眼布袋,发现这布袋的灵谷已经见底,勉强只够他在炼制一次辟谷丹。

        “哎,在炼

        一次吧,这一次看看到底哪里出了问题。”季辽说了一声,便袍袖一抖,再次取出了似梦盏。

        又是三天的时间过去。

        符仙宫的广场上。

        “师弟啊,师傅的那个丹药你吃了后,有没有什么问题啊。”蔡志鸿立于广场上,脸色苍白的看向身边的苏不提问道。

        苏不提一听这话,身子一抖,回想起他回去后这六天的痛苦经历,那简直是噩梦一般。

        他脸顿时就绿了,“大师兄你快别说了,我昨天晚上才好。”

        “是吗,我比你能好一些,昨日清晨就稳定了。”蔡志鸿无奈摇头,随后又说道,“诶,师傅的丹药劲儿实在是太大了,我这根本就顶不住啊。”

        苏不提赞同的点点头,“是啊,你没听到这几天狼爷的惨嚎声吗?那个痛苦啊...。”

        “那我当然听到了,那声音绝对是声动九霄,回荡千里,真是闻者伤心听者流泪啊。”

        蔡志鸿说了一声,随即又看向一侧站立的温情儿与温婉儿,“二位师妹,你们呢....”

        温情儿、温婉儿闻言,身子也是一颤,本来就苍白的脸上又苍白了几分,隐约的脸颊上还有着两团红韵。

        “我们....”温情儿犹豫着说着。

        蔡志鸿秒懂,点点头,“好了,不用说了,师兄我明白了,哎,不知道师傅这回让我们来又要干嘛,不会是又要试丹吧。”

        苏不提、三人闻言身体再次一颤。

        季辽在炼丹室里,双指夹着一枚新鲜出炉的辟谷丹,来回看了看,发现这枚丹药上还有那种黑点。

        他这次可是精心炼制了,细心琢磨每一个步骤,火候控制的可以用完美来形容,然而这黑点不但没减少,反而还多了一个,从三个黑点变成了四个。

        “诶...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”季辽是越来越迷糊了,看了眼紧闭的大门,沉吟了一下,随即身形一动,出了炼丹室。

        符仙宫的广场上,正直蔡志鸿几人闲聊着,就见符仙宫门口人影一闪,他们的师傅随之出现在了那里。

        见季辽出来,他们哪还敢说话,当即纷纷闭上了嘴,对着季辽躬身行礼。

        季辽扫视一眼殿外站着的四人,就见这四人脸色苍白,嘴唇隐隐有些干裂,季辽根本不用想也明白,他们吃了自己的丹药绝对是和鼻涕狼一样。

        季辽负手走了下去,站于他们四人身前,眼眸动了动,随即开口问道,“这次叫你们来不为别的,只为问问你们吃了我的丹药有什么....呃....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没有。”

        他们四

        人闻言身子一震,脸上均是露出了一种古怪且又难言的表情。

        “好了,我知道了,你们应该和鼻涕狼一样吧。”季辽叹了一声,随之说道。

        他们四人听了这话,立即小鸡啄米般的点头。

        季辽也不多说废话,抬手再次一挥,一个玉瓶随之出现在其手中,“这是我最新炼制的丹药,你们几个趁热吃了吧。”

        “啊...还吃啊....师傅...!”蔡志鸿脸带哀求的看着季辽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怕什么又吃不死你们!”季辽瞪了一眼蔡志鸿喝斥了一句。

        “是吃不死,可是....”这时温情儿也小声的嘟囔了一句。

        季辽马上又瞪了温情儿一眼。

        他们四人见季辽的目光看来,当即老实的低下了头,不敢抬头。

        “哎...好吧,你们看着!”

        季辽见这四人的表情,叹了一声,在玉瓶里倒出一枚辟谷丹,直接丢进了嘴里,咕咚一声咽了进去。

        蔡志鸿等人看他们的师傅也吃了,均是瞪大了眼睛,不敢置信的看着季辽。

        “为师都吃了,你们怕什么!”季辽说道,随即抬手一挥,余下的八枚丹药顺势飞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蔡志鸿、苏不提、温情儿、温婉儿抬手接过,发现这一次他们一人各自得了两枚丹药。

        “给我吃了,吃了过后,你们在来告诉我这丹药到底哪出了问题。”季辽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是!”

        他们四人脸色一白,不过迫于他们师傅的淫威不得不从,手上一动,把手里的两枚丹药咽进了肚子里。

        季辽看着他们吃了下去,淡淡点头,反身又走回了符仙宫。

        看季辽走远了,蔡志鸿苦笑摇头,“上次是一枚丹药,那药力就足足持续了五天,这次是两枚,若是还是如上次那样,哎.....”

        苏不提也是脸色发苦,“只能奢求这次师傅他老人家的丹药,没那种负作用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我们快走吧!”温情儿这时在一旁提醒了一句。

        “对对对,赶紧回山,否则一会药劲儿上来可就晚了。”蔡志鸿说了一句后,便逃也是的跑下了山。

        苏不提与温情儿温婉儿动作也不慢,一溜烟的跟着蔡志鸿而去。

        (本章完)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一世符仙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 ”,聊人生,寻知己~


    本站域名变为  www.bxwx666.org
   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,即下即看!



   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