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返回: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

    第七百零一章 入宫

        乐谦的话一下子惊醒了卓沐风,暗骂怎么自己忘了这一茬,不过他不急着辩解,免得给人欲盖弥彰的感觉。

        这时秦可情望了卓沐风一眼,也开口道:“三府主说得没错,当时我也在场,犹记得是凤舞大家主动来找沐风,询问逍遥游乐谱之事。”

        巫媛媛豁然看向秦可情,后者朝她点点头,一脸肯定道:“媛丫头,秦姨保证没有说谎。此事除了我和三府主之外,大府主,二府主,我的姑姑,甚至是秋姑娘皆在场,全都可以作证。”

        话说完,便看向秋容裳,笑道:“秋姑娘,我说的对吗?”

        秋容裳一直很担心卓沐风,这时发现可以帮到卓师兄,哪里还会犹豫,连连点头:“秦姨说得没错。”

        见尉迟甄真盯着自己,秋容裳急道:“娘,女儿没有说谎,除了颂雅乐府的人,当时东周的十一王爷也在!”

        尉迟甄真哼了一声。

        颂雅乐府在东周江湖的地位很超然,尉迟甄真本就不认为,三位府主会帮卓沐风作伪证,再听还有十一王爷,顿时就相信了女儿的话。可旋即又是一阵疑惑,不明白凤舞为何要诬陷卓沐风。

        绿萝暗暗咬牙,这女人今天是不见棺材不掉泪,非要将卓沐风黑到底不可,说道:“乐前辈有所不知,当日确是小女子主动在先,但后来卓沐风趁着与我同处的机会,便开始有意纠缠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绿萝话还没说完,就听卓大官人一阵大笑,笑完后说道:“荒谬至极!当时十一王爷设宴邀请卓某,卓某得赐北虹剑,效忠的乃是陛下,有心要避嫌拒绝,但却找不到借口,只好求助于你。

        而后你我出了颂雅苑,卓某便独自离开了,此事你的车夫可以作证,不信把他叫出来!

        哼,亏卓某一直感激于你,没想到你却存心污蔑,只因卓某不愿教你逍遥游的谱作之法,凤舞大家,你未免太小肚鸡肠了!”

        说到最后,卓沐风声色俱厉,气势十分逼人,却把绿萝给气得够呛,一张冷艳的俏脸都给憋红了,叫道:“你胡说!”

        卓沐风得势不饶人:“你我不必废话,是不是胡说,把你当时的车夫找来,一问便知!”

        绿萝快把银牙都咬碎了,那样子恨不得扑上去咬卓沐风几口。她岂能不知道对方的险恶用心?

        当时的车夫乃是青煞流高手。如今这混蛋是青煞流的圣子,为了利益考虑,车夫又怎么会不帮他作证?毕竟想搞臭卓沐风,只是她一人的想法。

        绿萝只好道:“车夫已经离开了。”

        卓沐风又是一阵大笑,抚掌道:“好好好,我寻思着,能成为凤舞大家的车夫,必是心腹之人,这等心腹之人居然离开了?不会是因为某些原因,遭受了意外,或者被凤舞大家给遣散了吧?”

        绿萝大恨道:“卓沐风,你别阴阳怪气的,人在做,天在看,你不会有好下场的!”

        卓沐风怒道:“说得好!敢问卓某到底对你做了什么?你说我纠缠你,那就拿出证据,以为顶着贞烈无方的名头,就能空口白牙污蔑卓某?你当天下人都是白痴?让你叫出人证,你不肯,让你拿出证据,你又没有。凤舞大家,奉劝你不要执迷不悟,否则只会自取其辱!”

        “你,你……”论嘴炮功夫,绿萝哪里吃得消这厮,况且她本身没有优势,一下子被堵得无言以对。

        二人的鲜明对比落在众人眼中,自然引起了一阵波澜,再加上乐谦等人的力证,连巫媛媛的面色都好看了很多,不复之前的阴沉。

        巫媛媛从小受母亲的耳提面命,对其他事情或许不上心,但涉及到男女之事,那可是精得很。

        她当即露出笑颜,走到卓沐风身边,颇有点夫唱妇随的意思:“凤舞大家,看来你和卓沐风之间有些误会。既然是误会,说开就好了,没必要过分较真,免得让天下人笑话,对吗?”

        这话的意思是,自己理亏就不要给脸不要脸,有警告绿萝的意思。

        落在旁人眼中,此时的巫大小姐力挺自己的未婚夫婿,颇具正房气概,居然一下子压制了绿萝。

        绿萝差点吐血,本想着今日要让卓沐风身败名裂,没想到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,反而被人咬了一口。她几乎气疯了,可愣是拿对面的狗男女没有办法。

        卓沐风见到大小姐的态度,总算长出了一口气,不忘趁机讨好道:“媛媛,只要你相信我,就算全天下的人都侮辱我,我也不在乎。”

        巫媛媛没好气地暗暗翻个白眼,不过大庭广众之下,还是很给面子地点点头,嗯了一声。

        乐谦咳嗽几下,打圆场道:“凤舞大家,这次你怎么会来北齐的?”

        可惜他的好意被绿萝无视了,要不是这老东西捣乱,姓卓的岂敢猖獗?绿萝没理乐谦,只是深深地看了看卓沐风,一言不发地转头离去。

        她身后的两位舞团姐妹连忙跟上,感觉有些丢脸。三女很快消失在转角的廊道内。

        这么一闹,尉迟甄真也不想再待下去,就算卓沐风和凤舞的事纯属误会,但女儿的心事她却很清楚。这个卓沐风已经有了巫媛媛,岂能再让女儿和他接近?

        尉迟甄真对乐谦点点头,不顾秋容裳的意愿,直接把她拉走了。

        何平对卓沐风更是无比仇视,目光扫过巫媛媛,亦是和叶琳琅一同离开。

        “你跟我过来一下。”巫大小姐的气明显还没消,对卓沐风说了一句,率先往回走。

        卓沐风心中哀嚎,可明知前方是地狱,这种情况下他也不敢不去,否则大小姐非要发飙不可,只能对乐谦等人打个招呼,一脸悻悻地走了。

        乐谦不住摇头,他也只能帮卓沐风到这里,总不好干涉人家小两口的事,为卓沐风默哀了片刻,便对司徒吉和秦可情道:“此地风景不错,我等赏玩一番吧。”

        司徒吉和秦可情无事可做,便点头答应下来。

        镂空的阁楼内,听到贴身侍卫的传述,齐元义等人俱是无语。个别大臣甚至觉得刚才的时间用来关注这等闹剧,简直是越活越回去,老脸都丢尽了。

        倒是齐元义豁达道:“江湖儿女,果然都是性情中人……咦,八王爷,你怎么了?”

        八王爷惊醒,笑了笑:“有时候真羡慕江湖人,不用考虑太多,快意恩仇,逍遥自在。”其实心中填满了妒恨,怨老天不公,凭什么卓沐风那种人可以摘走巫媛媛这朵鲜花。

        一名北齐重臣淡淡道:“活得自在固然好,但这些人,注定只能为一己之私,无益于家国天下,上不得台面。”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卓沐风自然被巫媛媛好一顿教训,还被询问为什么凤舞会找他麻烦,明显是疑虑未消。卓沐风再度搬出逍遥游之事,费了好大一番劲,又是发誓又是求饶,才总算平息了大小姐的怒火。

        这么一耽搁,天都快黑了,二人稍微躲起来亲热一番,便回院子找到了乐谦等人,共进晚餐。

        这时卓沐风才知道,原来不仅是天海门和落雁宗来了人,其他几个南海顶级势力,也都派了重要人物过来,目前全都住在青松别院。

        乐谦低声道:“南海势力,说强不强,说弱不弱,偏偏还不能置之不理,一直都是五大皇朝极力拉拢的对象。他们也很聪明,从不公然偏向于任何一方,在五大皇朝间不断牟利。这次来,据说也是受北齐相邀。”

        卓沐风问道:“北齐为何邀请他们?”

        乐谦答道:“听说是为了海上贸易之事。这种事在另外四大皇朝也有,只不过,南海顶级高手齐聚,倒还是第一次。”言语间颇为疑惑,觉得很不正常。

        秦可情道:“莫非是这次商谈之事很重要?”

        几人不知内幕,讨论半天也得不出结论,不过除了卓沐风,在座都是来北齐凑数的,也就不再多加关注。

        第二天。

        八王爷带着几位重臣和幕僚,进入了北齐皇城,随即围绕协议之事,进行了秘密而激烈的谈判。

        双方为了各自的利益,明争暗斗,唇枪舌剑。

        北齐这边表示,不是不可以放弃三城,但东周必须拿出相应的诚意,显然对东周的条件不满足。东周这边却也不肯退让,各种陈述利弊,表示已经足够大度了。

        双方不断扯皮,交锋,足足谈了六天也没谈妥,眼看陷入了僵局。

        这一日再度进入皇宫前,八王爷让人叫上了卓沐风,吩咐道:“你随我一起入宫。你对贤妃有救命之恩,于情于理,她都会有所表示,到时见机行事,务必不能辜负皇兄的期待,明白了吗?”

        一听或许要再见到苏芷兰,卓沐风不知是什么心情,呆愣了片刻,说道:“王爷放心,我一定尽力而为。”

        八王爷点点头,眸中闪过一抹诡光。这么多天过去,天毒门的药应该已经深植于这小子的骨血之中,想必是鬼神难救了。

    本站域名变为  www.bxwx666.org
   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,即下即看!请收藏本站。



   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